dd[怎么不看简介

*⭐
关注前请先看简介
可以叫我DD/月影
亲友叫我dd就好👌
有时候会产点并不好吃的粮,还希望找到好多朋友!
在努力。

不买还是人吗!买爆😭😭

段忶ELINA:

#米英##求扩#沙雕宣传来袭!!!

两个妖都米英only限定商品

第一个是性感海英在线被捆!你渴望被阿尔弗雷德殴打吗?那就买一个吧!

第二个是8块钱的小料!文漫混杂(?)神仙阵容,还有翻页动画!四舍五入不要钱!!买了就送卡贴!

求激情推荐

[aph/米英]love and future

*一点点
*我真棒,快夸我
*快乐,我爱傻瓜阿尔弗
*前篇链接:(2)

Part.3

“唔……”阿尔弗短暂的沮丧迟疑了一下,然后立刻兴奋起来,用高了八度的语调说:“那么我们晚上去图书馆吧!”

亚瑟一边惊叹于对方的情绪变化的速度——阿尔弗雷德总是这样,明明前一秒还沮丧的像没有骨头吃的金毛犬,下一秒就能立刻为一个话题或是计划把所有失落抛之脑后,用出乎人意料的激情面对生活中一切他感兴趣的事物。——一边“嗯”了一声代表答应。

“那一会在图书馆见!”阿尔弗雷德向他挥挥手,转身跑上了格兰芬多塔楼。

亚瑟默默地叹了口气。他的论文还剩两三英寸,完全可以在休息室写完——他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阿尔弗去图书馆的请求。这就代表着,他必须为可恶的阿尔弗雷德修改论文,说不定还要帮他完成一大堆作业。

……算了,还是帮帮他吧。

等亚瑟赶到图书馆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在那里等他了。亚瑟不得不为对方这难得的准时表示赞赏——阿尔弗雷德从来没按时上过任何一节课,总是要迟到那么五六分钟。他对城堡中的一切事物都报以好奇,一年级时是这样,现在他们五年级还是这样,一点没变。霍格沃茨城堡里的东西稀奇古怪,足以让阿尔对每一件事物好奇好一阵子——每天总有好玩的事情发生。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在旁人看来无聊至极,但在阿尔弗眼中却如同盲人眼中的三天光明般珍贵。有时候亚瑟也会羡慕他的这种对任何事物保持无限好奇心的心态——其实每天用这样的目光去看世界,又何尝不是一种神奇而浪漫的享受。

如他所料,阿尔弗这一个晚上真正没想几句话,大部分论文都是亚瑟口述,再由阿尔潦草的抄在羊皮纸上。亚瑟不得不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自己所有的作业,转来帮助阿尔弗雷德。

他相信对方根本不是不会那些科目——阿尔弗雷德如果真正一门心思的扑在学习上,绝对比亚瑟学的好几十倍。但生活中有太多让他分心的东西,魁地奇、霍格莫德、甚至是墙壁上的挂画,都会让他付出更多的时间。

阿尔弗有着很强的求知欲,却又不喜欢总是想着学习。有那么多好玩的事,为什么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无聊的论文上——这类说辞一看就是出自阿尔弗雷德之口。

“谢谢——”阿尔弗雷德尖叫道,“亚蒂你太——”

亚瑟连忙制止住了他接下来一长串的赞美,要知道他们可是在图书馆,阿尔弗这么高分贝的声音一定会让古板的图书管理员宾斯教授赶出去。

亚瑟盯着自己漂亮的鹰毛笔看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

“阿尔。”

“怎么了?”正在把羊皮纸卷塞进书包的阿尔弗抬起头,用那双蓝眼睛看着亚瑟。

亚瑟尴尬的顿了一下,手指不自觉的捏着衣角,“明天草药课早点来。”阿尔弗雷德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显然没明白亚瑟话里的意思——本来亚瑟也没指望他能明白。

亚瑟背着包慢慢走回地下休息室,顺便还想着他对阿尔弗雷德说的话。

表白太难了,他躺在床上想。我要不还是放弃吧?

不就是一句话吗,无论成功和失败——成功了当然最好,但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们也能继续做朋友。如果阿尔弗坚持的话,他倒不介意和他一直做最好的挚友。

加油,柯克兰。

他闭上眼睛。

TBC.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喜欢青柠味的波子汽水!米英真甜嘻嘻

今天和fa宝贝亲亲乐!:

#预售# #米英# #球k!#

大家好我来发宣了(
感谢段老师的宣图!

预售时间 0715 20:00-0725 24:00(应该
通贩是40份~ 米英o有场贩 是15份!
我是神奇的链接

钥匙扣  15r/个
立牌     30r/个
全套购买送珠光书签一枚~  40r/份

转发抽一位朋友送波子汽水(p3)~~我觉得挺符合夏日的就决定送这个><
麻烦大家啦!!!

[aph/米英]supermarket flowers

*灵感来自同名歌曲,太棒了呜,一定要听!

*部分是歌词

*白色百日菊花语:每日的问候

太阳晒干了前一夜玻璃上的雨水,只留下干涸的水印,玻璃上雾蒙蒙的,看不清窗外的景物。

世界在这层冰冷的透明玻璃的阻隔下显得残酷无情,屋外像一个世界,屋内则是另一个。

花瓶里已经没有水了。瓶子里的百日菊低垂着头,每一片花瓣都蜷缩起来,瘦弱的叶茎已经干枯变脆,轻轻一碰就会断掉。我把它们丢进垃圾桶,恍惚的坐着,眼睛盯着窗外,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究竟在看什么。

我想起它们曾经的样子。

那天我在超市的橱窗外面看到了花。没错,用精致到接近繁琐的布和丝带厚厚包裹的鲜花。超市里可不经常出现鲜花,买花的小姑娘说是为了庆祝什么活动。我觉得十分新奇,就买了一束。我几乎是整张脸贴着玻璃在看,一束一束的挑,最终买了一束很普通的百日菊。

淡黄色的花,的确算是每日的问候了。

我倒掉杯子里昨天的红茶,一晚的浸泡过后,白色的骨瓷杯已经染上了黑红的茶渍。我把它在水龙头下面冲洗干净,摆到碗架上。

我素来不喜欢茶。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咖啡、可乐或是啤酒。我也从来不喝这种东西。只有该死的英国佬才爱喝这种叶子水——

混蛋。

创可贴只能延缓疼痛,对那些小而深的伤口却无能为力。我明白把伤口彻底暴露在空气中才更有利于它的痊愈,但我依旧不敢念出那个名字——如果大声说出来就会让结果板上钉钉,无法挽回。

我更喜欢深夜独自舔舐伤口。

我取下床头所有“早日康复”的卡片和毛绒玩具,轻抖着枕头,铺好床铺,把椅子放在合适的位置。我把你的睡袍叠好,装进箱子,连同那些东西一起塞进床底。

我的生活帐然若失。所有的一切都在使我撕裂成片,所有的内脏分崩离析,只剩一具冰冷的躯壳,胸膛里有个大洞,空荡荡的漏着风。

弗朗西斯来的时候我正在花园里。我把手指深深插进泥土,以扭曲的姿态趴在地上撕扯你曾种下的玫瑰。现在是十月,玫瑰早就枯萎多日,只剩下干枯坚硬的枝干。尖锐的刺割裂我的手,我的胳膊,撕破我的衣服。弗朗西斯第一次没有在意他那身华丽讲究的装束,把我从花园里拽出来,用拳头打我的脸。

“清醒点。”

我没有反抗,甚至一点反应也没有,像一具尸体。我就那么躺着,任由他把我当做一个沙袋。我的脸肿起来,眼眶发青,平光眼睛碎了一个角,插在土里。

他默默住了手,揪着我的头发把我㩐起来,强迫我看他。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什么也没说,就那么看着他。

法国人崩溃的躺在泥土里,玫瑰的刺同样划破了他的衣服。我在他旁边躺下,透过碎裂的眼镜看天空。我的眼眶肿了起来,很大程度上影响的我的视线,我甚至不能确定天空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弗朗西斯。”我开口问他,“我走不出去了。”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那目光让我浑身发麻。我以为他要对我讲述什么大道理,但他说的却不是这些。

“抱歉,阿尔弗。”他带着哭腔对我说,“我救不了你。我也走不出去了。”

“这些玫瑰,”我抓起一把土撒在空中,血顺着我的手腕流下来,滴进干旱的土壤。“明明已经死了,但刺还是会伤人。”

弗朗西斯没有说话,把手上的血抹在衣服上,几乎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你疯了,阿尔弗雷德。”

“是啊。”我笑了起来,“因为实在是太疼了。”我举起伤痕累累的手臂。

虽然我还活着,但我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一回了。

我开始惧怕黑夜。弗朗西斯来找过我后我开始失眠,梦里是大片大片玫瑰的茎,生着又尖又锐使人痛苦的刺,锋利的像锥子一样。我跌跌撞撞地在枯枝里穿行,浑身遍布伤痕。

天空一点雨都没有。

我拒绝一切社交活动,拒绝和任何人身体接触,没有需要甚至不愿走出家门。

我多想做个梦啊,可我又不愿。

我多希望看到你所看到的世界,透过你的眼睛看这一切,想象在你眼里它们会是怎样的。我相信充满爱和希望的灵魂将以永存,因为爱永不会停息。

我明白这样的痛苦只是一个开始,所有的痛苦可能在今后的几个月或是几年内仍将延续。但这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所有的痛苦终将消失不见,爱的羽翼会卷走乌云与尘埃。*唯一可以预料的是,总有一天人们会忘记你,这些关于你的记忆会从世人记忆里根除,我们的故事将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我们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书写这短暂的悲剧。*

超市里的花太漂亮了。但我打不碎坚硬的玻璃,只能看着它们枯萎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它们短暂的生命像一把刀,枯萎后留下的利刺也会伤人至深,划破每一寸肌肤,刀刺进灵魂。

但我不会忘记你。

因此,我会高唱凯歌,祝贺你回到故土。

end.

*出自马尔克斯《百年孤独》,改动超大

☆感谢每一个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aph/米英]love and future

*早就写完了一直没发……我太傻了
*上章链接走这:(1)
*我爱HP设,如果喜欢的人多的话可能会出个十几本小料,米英o交流,还可能会拉上岩岩老师[。我真讨厌,和岩一比发现自己好菜……

 
不管亚瑟心里乱七八糟的在想些什么,总之魔药课还是要开始的。在他愣神的功夫,阿尔弗雷德已经气喘吁吁的背着包跑进了教室,魔药教授和蔼的放他进来,他急匆匆的坐在了亚瑟身后的椅子上。

亚瑟因为阿尔弗雷德的出现不知所措,甚至可以说是慌张——不,这绝不是因为对魔药课难度而产生的紧张。亚瑟门门功课每次总能拿到一个使人快乐满意的O,最差也是健康精神的一个E。但这次他突然莫名的慌张起来了,并且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这就叫坠入爱河吗?太有趣了。

今天他们要制作的是一种最难,同时也最麻烦,让人颇费手脚和心机的药剂。亚瑟对此毫不在意,教授在讲台上的絮絮叨叨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该死的阿尔弗雷德。

“你们有一个半小时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不过我个人相信是难不倒你们的。好了,现在请开始吧。”

缓和剂。这种药剂不仅需要严谨的顺序和配料,还需要全神贯注的投入。因为如果放配料的时候马马虎虎,就会使服药者陷入一种死沉的,有时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昏睡,因此他们必须时刻注意。亚瑟坐直身体,抬头瞟了一眼黑板上的操作说明,开始自信认真的往自己的坩埚里加配料。

离教授规定给他们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但亚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药剂。他把药剂装进瓶子,倒空坩埚,抬头看向教室。

现在地下教室里弥漫着各种颜色的蒸汽。每个人的坩埚都非常奇异:冒着黑灰色气体的,喷火花的,甚至还有发着一股死鱼烂虾气味的像水泥一样硬邦邦的。似乎谁的药剂也没有像亚瑟的那样,冒出一股淡淡的,微微闪烁的银白色蒸汽。而操作指南上说的完美状态就是这样的。

他转头看向坐在后面的阿尔弗雷德。好吧,尽管他知道阿尔绝不可能配制出什么能给人喝的东西,但这次他配制的药剂真是比亚瑟想象的还要糟糕一万倍——阿尔弗的药剂是绿色的,是那种带些荧光的绿,看起来像什么生化武器一样冒着浅红色的蒸汽。他正满头大汗的搅拌着锅里黏糊糊的果冻样的一坨勉强可以称作是药剂——不,这是生化武器。——的东西。

亚瑟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走上讲台把自己的药剂放在教授的桌子上,后者略带骄傲和赞许的看了他一眼。

阿尔弗雷德焦急的四处乱看,想找到什么不让自己这次作业得零分的方法,不过显然这是找不到的。他只能丧气的躺在椅子上,抬头望着教室里五颜六色的蒸汽。

“阿尔弗雷德?”亚瑟压低声音叫他。

他看向亚瑟,那种颓废般的表情让亚瑟想起了他的猫头鹰在夏天时热的快要晒化了的绝望。

金毛猫头鹰。

亚瑟咬了咬牙,把手里攥着的圆肚短颈玻璃瓶塞进阿尔弗手里。这个瓶子被他握了太长时间,甚至长到连手心都出了一层汗。阿尔弗雷德接过这个汗湿的瓶子,不明就里地扫了一眼瓶子,顿时像是看到了什么珍宝一样激动,几乎把坩埚打翻。

是四分之三瓶完美的缓和剂,银白色的,闪着珍珠一样的光。

“你把自己的药剂加一点在里面把它灌满,”亚瑟带着笑意说,“教授就看不出来这是我帮你做的了。”

阿尔弗雷德的激动心情简直溢于言表。他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拔开瓶塞,用勺子兑了一些自己的药剂进去,直到把瓶子灌满。他认真的晃了晃瓶子,药剂这时变成了一种浅灰色。虽然这并不时间他的真实水平,但至少这里面还有四分之一自己的药剂,阿尔弗雷德安慰般的想。只是可惜了亚瑟给他的那些如此完美的药剂,现在它们已经成了灰色。但至少比他什么都不加,直接拿着亚瑟做出来的,像教科书一样标准的药剂交给教授要强。他无比相信他们明察秋毫的老教授——不,只要和阿尔弗雷德待过一个月,你就会笃定的说这种无比标准的药剂绝对不是出自阿尔弗雷德的手笔。

梅林啊,对比阿尔弗平时的药剂,这瓶即使已经被污染成灰色的药剂也算的上是这么多年来,也许以后都无法超越的最高水平。

不管怎样,至少他不会被亲爱的教授关禁闭了,阿尔弗雷德感觉无比轻松。

等到他们吃饭之后,亚瑟站起身想走向斯莱特林休息室,阿尔弗雷德拉住了他。

“亚瑟,”阿尔弗雷德诚恳的说:“亚蒂你的药剂也太棒了吧!我一直都配制不出这么好的药剂!”

亚瑟愣了一下,然后黑着脸回答:“你有没有好好看操作指南?”

阿尔弗雷德委屈的往嘴里倒了一口南瓜汁,“当然有啊!我可是很认真的在……”他心虚的笑笑,然后小声嘟囔着:“我只不过是没好好看第一条和第三条而已,说明上是顺时针,我搅成逆时针了。还有我好像忘记加嚏根草糖浆和月长石粉了。”

好吧,看来我们亲爱的阿尔弗雷德根本不适合学习魔药学——或者说他可能根本不识字。

“今天的论文写了吗?”

“没——”阿尔弗雷德垂头丧气的回答。

TBC.

☆感谢每一个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aph/米英]胜利之后

*瞎码的,随便看看别认真
*非常ooc
*大概是世界杯最后一篇
*我爱英格兰
*根本没有2000,差不多刚700,非常短注意

虽然世界杯这种东西对于亚瑟来说早已见怪不怪,但丝毫没有减少他对于足球的兴趣。在国家们纷杂繁忙的生活中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小小娱乐项目的点缀,才不至于使朝九晚五,经常还得熬到深夜处理文件的生活变得如行尸走肉般乏味——他们享受着像假日般难得的看球时间,和全球众多球迷一样,端坐在电视机前为自己国家的球队欢呼。

因此今天英/国格外高兴。他们不仅打破了所谓的进球魔咒,也给予自零六年没有再度捧起金杯,甚至连八强也无法进入的英/格/兰拿到大力神杯的可能。哦,还有,现在的英/格/兰队长哈里·凯恩在射手榜上排名第一,加之他们已经进入了四分之一决赛——不出所料的话,这届世界杯的金靴定会被他收入囊中。这不仅仅是对凯恩个人能力的绝对肯定,也更是对他们整个团队实力的证明——他们年轻的队员也拥有不可小觑的力量。

他们进了八强。这点就连上届夺冠的日耳曼战车*和巨星云集的阿/根/廷也没有做到。而一直被笑称为“三喵军团”的英/格/兰,却从小组中脱颖而出,成为八个小组赛胜者的其中之一。

可以自豪的说,三喵向对手亮出了自己的獠牙,展现了他们属于雄狮的那一面。

下场比赛将在今天开始。

“伟大的英/格兰/。”美/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倒回沙发上,“真没想到点球大战你们居然赢了,可爱的小猫咪们完成这场比赛可真不容易,不是吗?”他一边说一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斜眼看英/国的反应。

不出意料,对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喂,你这话可不公平,点球一向是我们擅长的打法。再说,明明从未踏入过世界杯比赛的美国比我们更擅长‘小猫咪’这个可爱的昵称,你为什么不用这个词来形容你你这话可不公平,点球一向是我们擅长的打法。再说,明明从未踏入过世界杯比赛的美/国比我们更擅长‘小猫咪’这个可爱的昵称,你为什么不用这个词来形容你亲爱的祖国呢?”

美/国站起来,“离下场比赛还有一个多小时呢。”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美/国关了灯,“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庆祝英格兰猫咪上场的胜利。”

英/国感觉到一丝不妙。“上场的胜利?”他重复道,“你——”

美/国无辜的看着他。

*指德国队。
☆感谢每个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吸米英!一定去呜呜
快乐写应援😭😭

阿沫沫沫唧唧:

k爆!!!!!!
(唉也想应援——我就在网络上发发吧

2018年妖都米英Only-世纪婚礼:

2018年妖都米英Only二宣+门票预售

 

主题:世纪婚礼

时间:2017年8月5日10:30-16:00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岭南电子商务产业园有限公司综合楼二楼

价格:55元

淘宝票售卖时间:7月7日20时-7月30日24时

淘宝地址:戳我

发货时间:7月24日后

电子票时间:7月7日-8月5日

电子票地址:CPP见上图

实体店售票时间和地址:请关注官博,会另行通知~

 

官方群:603263759


参展常规活动:

 

Doki!Doki!玩心跳的米英大抽奖!

参展人员(含游客、摊主、NPC等)进场时将副券票根放入抽奖箱,能在活动最后抽取神秘礼品!

 

Bling!Bling!集邮的米英大作战!

参展人员进场时可凭门票获得一本米英场刊

场刊有专门的集邮区,大家能够到各个摊位上集邮

集满了也许有奇迹发生哦~

 

感谢以下Guest支援米英Only场刊:

画手:阿吞、鄂季、欧马、飘飘魂、九千吱、黑寺、吾糖咖啡、舟、

文手:手犬、无衣同泽、弗逼、黑喵、离子慕、竹夭

 

大招募 

摊主:

招募时间:即日起至7月22日

摊位费150,并要另交150押金,待展子结束后退款

 

展方提供:

1.8m的长桌×1、椅子×2、矿泉水×2、场刊×2

 

参展须知:

只允许展出、售卖与米英(不拆不逆)相关的原创物品

禁止盗版、盗印、非原创(包括但不限于临摹、抄袭、盗图)

 

 

招募舞台节目:

来啊!来一起快活啊!

只要和米英相关,不管是唱歌!跳舞!小品!Cos!米英Only都十分欢迎~

 

不管入选与否,参与者均能在现场获得一份特别礼物,请凭借邮件至官摊领取

 

招募NPC:

年满16周岁

8月4日下午到8月5日全天均有空余时间

听从指挥,服从安排

 

报名流程:

进入官方群(603263759)戳群主/管理报名

[2018米诞]

  “生日快乐,阿尔弗雷德。”
 

  “谢谢。”美国如是说,“但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叫我"美利坚甜心"。”
 

  “那好吧,”英国耸了耸肩,“祝美利坚臭狗屎琼斯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