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鸽子干

我好讨厌开学,爆炸

[aph/米英]Shape of you

*给岩岩的生贺!这章写写乐队创立,下章写甜甜的Heroes们的日常!迟到了三百年的生贺,其实当做点文看也可以?岩岩真好我爱她,亲亲😭

*我真没看过摇滚乐队究竟是什么样的,所有提到的全靠编和大概,请勿对号入座

*BGM是题目[起名废无fk说

*如果有时代性的大错误请帮忙指出来!非常感谢!!

文/月影

Start

如果你生活在那个所有的年轻人都还在用着唱片、磁带、收音机听歌的八十年代,那你一定不会不知道Heroes。

因为他们是那个年代最好的摇滚乐队了。

[ 1 ]

也许把他们称作两个乐手更为恰当,主唱兼吉他手亚瑟·柯克兰、鼓手阿尔弗雷德·琼斯。他们年轻,张狂且自由,有无数理由可以自信的仰望一切,包括梦想,爱情与未来。

亚瑟第一次遇见阿尔弗雷德是在一个夏天。

那一个夏天热的出奇,他独自扛着吉他在酒吧里穿梭。他对那几年最深的回忆就是最便宜的冰镇啤酒在杯子里泛着白色的泡沫,玻璃杯外面一层带着雾的水汽,从鼻尖滴落的汗,简陋舞台上刺眼的彩色灯光和播放着最普通蓝调的收音机。他仍然记得自己仿佛不知疲倦的站在舞台上,吉他扫弦发出仿佛架子鼓演奏出的声音。他可以从早一直唱到晚上,在最炎热的季节且没有空调的酒吧里充满期待又漫不经心的唱着,汗水顺着头发流进眼睛刺的生疼。但亚瑟享受这样的感觉。 每一次去酒吧演奏就像是洗了个热水澡一样,把所有的积郁都冲掉了。每一个周末的白天他都喜欢窝在家里,抽烟,喝威士忌,然后从床底下拽出吉他,唱些不知所云的歌。有时候他会把这些半醉半醒之间时写出的曲调记下来,变成他下一周会在酒吧里唱的新曲目。

很多人喜欢他的歌,浪漫、疯狂、甚至可以说是高傲。他的声音里磁性带着低沉,他金发下面的祖母绿眼睛放荡不羁,带着些玩世不恭的傲气。

这真的是很值得回忆的一段时光了。

[ 2 ]

阿尔弗雷德走到吧台要了一杯度数不高的冰鸡尾酒,坐在靠窗的椅子上。

他闭着眼睛仔细听了听,然后很惊讶的抬头。

之后他发誓那只是鼓手的直觉,并不是一见钟情——他自己说说而已,谁会相信不是呢?

[ 3 ]

今天是普通的一天,极其普通。

除了亚瑟在唱到一半时有个不长眼的小子抢了他的麦克风之外,就没什么特别的了。

[ 4 ]

善罢甘休?不,这不是他的风格。

于是亚瑟扛起吉他追了三条街,直到那个小子跟他求饶为止。

“怎么样?”亚瑟挑挑眉毛,“要不要再试试?”

阿尔弗雷德连忙摇摇头,然后对亚瑟报以一个尴尬的微笑。“听到这么棒的歌,情不自禁抢了麦也是正常的嘛。作为回报——”他指指亚瑟手里的吉他,“我为你唱一首歌吧?顺便一提,我是阿尔弗雷德·琼斯,刚才的事纯属意外和直觉,非常抱歉。”

亚瑟打量着这个穿着Adidas运动衫和破洞牛仔裤的美国青年,对方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乐手,倒像个未成年的大学生。他有点怀疑的盯着他。

“拜托老兄,”阿尔弗雷德看出他的疑惑所在,有些不耐烦的回答,“dont judje book by its cover*这句名言你没有听过吗?不能因为我穿着运动衫而且看起来很帅气就判断出我一定是个未成年吧?”

“过于自恋是不太好的,未成年小宝贝。”

阿尔弗雷德撇撇嘴,一把接过亚瑟递来的吉他,那一瞬间蓝色的眼睛里燃起兴奋的光——亚瑟明白那是对音乐的热爱与追求。阿尔弗雷德每次拿起乐器时,眼睛里都会闪着如许的光。

他坐在马路边上,低着头拨弄了两下琴弦,随即皱着眉吐槽亚瑟的吉他音质差到还不如弹毛衣线。亚瑟黑着脸想一脚踢飞这个混蛋,但对方立马换了副表情和他嬉皮笑脸。

真是麻烦的家伙。

[ 5 ]

那个晚上他们几乎坐了一整夜。阿尔弗雷德一首接一首的弹着,亚瑟在旁边听。阿尔亚麻混金的头发挡住了半张脸,路灯下的光又太暗,以至于亚瑟并没有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亚瑟想那大概是非常愉悦的,因为阿尔弗雷德热爱音乐,从来都是这样。

“我唱的怎么样?”阿尔弗雷德抹掉脸上的汗水,笑着问亚瑟。

“不错。”亚瑟耸了耸肩,“比摩擦毛衣针好听一点。”

“喂!”阿尔弗雷德不满的叫起来。“我可是为你弹了快一个晚上呢——”

[ 6 ]

之后阿尔弗雷德搬进了亚瑟的房子,顺便带着他的架子鼓。

“没想到吧?”阿尔弗雷德扬扬手中的鼓槌,“我是这么好的鼓手。”

“哦,确实有点惊讶。”亚瑟面无表情的说,“和敲洗脸盆的声音差不多,没想到你不仅会摩擦毛衣针,还会敲洗脸盆,真是博学多才。我都开始崇拜你了,琼斯宝宝。”

“你唱歌也好不到哪去。”阿尔弗雷德不满地嘟囔着,“像电线杆上的鸽子乱叫。”

他们仍去酒吧里演出,每到周末上下午他们也待在家里,一样抽烟、喝酒(是亚瑟教会阿尔弗雷德这些的,他为此自豪了很久),写写那些纯粹美好或痛苦的东西,虽然它们大多被揉成纸团和垃圾一起被丢掉,但总会有几首被阿尔弗雷德坚持留下来。

直到有一天,阿尔弗雷德盯着墙上的海报沉思了很久,然后转头对亚瑟说:“我们组成一个乐队吧。”

亚瑟有些吃惊于他说话时的认真执着,仿佛这是一个他准备用一生去实现的目标与理想。因此亚瑟并不准备阻止他。于是他沉默了一会,笃定的回答:“如果你想的话。”

阿尔弗雷德给这个乐队起名叫Heroes,他们为了一个名字唧唧歪歪像老太婆一样拌嘴,最后还是亚瑟懒得继续无聊没有结果的争吵,只好接受了这个在他看来愚蠢至极的名字。

而这就是那个年代最好的乐队Heroes诞生时的一点点故事,他们是仅存的、最好的摇滚乐队。


*意思是不要以貌取人。

评论(5)

热度(40)

  1. 柟岩🇬🇧dd-鸽子干 转载了此文字
    是月影的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