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鸽子干

我好讨厌开学,爆炸

[APH/米英]朔流

*意识流的产物,随便看看。千万不要问我文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
*不许推荐太垃圾了

人们说,在你将死之前,你短暂或冗长的人生会在你眼前像走马灯似的闪过,回顾你的一生。

可毕竟谁也不知道人死时究竟是什么样的——因为死人不会说话。

现在我快要死了。我甚至能听见身体里的血液流动的声音,能感受到痛,但这种痛苦脆弱易逝,模模糊糊像隔着一层雾,下一秒也许就会消失掉。但我眼前什么都没有,不,只有翻滚着的黑云,大片的黑遮蔽我的视线,不给我一点最后看一眼清晰世界的可能。

人生总是直向前走的,谁会去管你那渺小的遗憾呢。笔直的一条线,从不留下任何东西,这就是人生。

压根没有走马灯这种好事,反正我是没有,我默默的想。——或者说我压根不配拥有这么美好的东西。我就这样简单平凡的死了。

我睁开眼睛。

我现在正经历着世界上最古怪的事——我正低头看着自己的尸体。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你看见自己毫无生机的躺在那里,而你却冷漠的站在一边看着,袖手旁观。

哦,不袖手旁观也不行,毕竟人无法改变既定事实。

我死了,但我还活着。这和我想象的不大一样。

“你好。”

那个声音太熟悉了,我听到它的那一刻,几乎盲目相信那是幻境。可他太真实了,比我本身这个浑浑噩噩勉强还有意识的灵魂还有鲜活,鲜活百倍。

我转过身。

他笑着向我伸出双手:“你好,我叫阿尔弗雷德。”

似乎我被谁的锤子狠狠在胸口敲了一记,一瞬间我的整个胸膛都在坍塌破碎,所有的内脏都轻易瓦解。我的所有内脏似乎都消失了,分不清是哪里出了问题。又或许我本就一点问题也没有,我没死,眼前的阿尔弗雷德也只是我记忆的重演。

“亚瑟,我会送你回去。”

不,不要,我只是个轻易放弃了自己生命的傻子,世界上最傻最笨最蠢的人,我应该下地狱,而不是回去。

他消失了。

然后我没志气的哭了。就像我曾无数次想过的那样。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