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dd

usk.

[aph/米英]决赛和独立日

*爽。一个小时激情爆写,随便看看。
*英格兰如果晋级我继续写个2000+
*提前祝贺米米生日快乐,我爱你们
*有个人对于独战的不同见解,不喜欢直接右上×

文/DD

英/国醒的很早。他从床上爬起来,抬头瞟了一眼日历——

没有记错,果然是七月三日,独立日的前一天。


提到七月,他最先想到就是英/格/兰球队。之前两胜一败的英格兰这次能不能进入八强,就看这次和哥伦比亚的关键性对决。虽然大部分媒体基本更看好英格兰,甚至大胆预测凯恩将率领球队以2:0或2:1的比分把哥伦比亚一脚踢回南美洲。

但亚瑟觉得这场他们不会赢的那么容易。年轻是英格兰队的资本,但同时是不容忽视的弱点,因为年轻也意味着经验不足,当然比不过那些绿茵场上驰骋多年的老牌球星。相信上次对战比利时的失败足以让他们从连续两场高唱凯歌的胜利中警醒,至于他们会不会调整战术,就只有今天下午才知道了。

“上帝保佑英格兰。(God bless England.)”英国盯着日历看了一会,默默掏出了手机。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美利坚。

谢谢。


这行看起来像是自动回复的文字,事实上却是美国在表达他难得的感激。超大国很少流露出这样的情绪,除非那真的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日子。

阿尔弗雷德从不会在独立日或是临近七月四号的这几天和他开玩笑,每字每句都会斟酌良久以最合适的词放在最合适的位置,每年独立日都没变过。他从来都是这样,有时会像个长不大的青年一样,说话做事冒冒失失,但在某些场合却无比严肃认真,这样复杂让人难以看透的两面性,也是他能领导合众国走向顶端的原因之一吧。

早上好,亚瑟。希望你们能赢。

谢谢,我也希望。

英国早已不为那个独立日的雨天而感到悲伤了。他从见到美国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他一定会成为比自己更为强大的国家。美国的蓝色眼睛里装着海,装着如此高远辽阔的天,他注定要成为强国,就像雄鹰注定搏击长空。因此这并没有什么可悲伤或是兀自叹息无奈的,而是一种骄傲,一种自豪——虽然美国现在如此强大,但他不也仍做过大英帝国的殖民地,不是吗?

生日礼物你收到了吗?


是我收到过最好的礼物了。你每年总是准备最棒的礼物,每次都能准确猜中我的喜好,也从来不重样——

很高兴你这样评价我。

英国微笑了一下。

要我陪你看球赛吗?

求之不得。

下午7点,不许迟到。否则我就先走了。


知道了。英雄一定会按时到,并且在这个重要的日子拥抱你。

不许多嘴。


彼岸的美国眨眨眼睛笑的灿烂。


当然是我生日的前一天啊。

……在你那用花椰菜做的脑袋里,这也算是重要吗?


当然。因为我们不为政治而见面的每一天,都可以称的上是节日。偏偏这次还赶上了独立日——亚瑟,我他妈的简直要爱死你了,让我拥抱你吧。

很高兴的告诉小美利坚,我他妈也爱死你了。

不管是作为英国,还是作为亚瑟·柯克兰本身,他都不会再在乎美英两国之间曾经做过的傻事。反正这一刻他们在相爱,没人去考虑历史,没人想研究未来。美利坚最终在英国家的电视机前拥抱了他,并和他一样,为这次英格兰的成功或失败而喜悦、失落。

而这都不会改变什么。




END


☆感谢每一个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