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鸽子干

我好讨厌开学,爆炸

[aph/米英]love and future

*早就写完了一直没发……我太傻了
*上章链接走这:(1)
*我爱HP设,如果喜欢的人多的话可能会出个十几本小料,米英o交流,还可能会拉上岩岩老师[。我真讨厌,和岩一比发现自己好菜……

 
不管亚瑟心里乱七八糟的在想些什么,总之魔药课还是要开始的。在他愣神的功夫,阿尔弗雷德已经气喘吁吁的背着包跑进了教室,魔药教授和蔼的放他进来,他急匆匆的坐在了亚瑟身后的椅子上。

亚瑟因为阿尔弗雷德的出现不知所措,甚至可以说是慌张——不,这绝不是因为对魔药课难度而产生的紧张。亚瑟门门功课每次总能拿到一个使人快乐满意的O,最差也是健康精神的一个E。但这次他突然莫名的慌张起来了,并且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这就叫坠入爱河吗?太有趣了。

今天他们要制作的是一种最难,同时也最麻烦,让人颇费手脚和心机的药剂。亚瑟对此毫不在意,教授在讲台上的絮絮叨叨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该死的阿尔弗雷德。

“你们有一个半小时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不过我个人相信是难不倒你们的。好了,现在请开始吧。”

缓和剂。这种药剂不仅需要严谨的顺序和配料,还需要全神贯注的投入。因为如果放配料的时候马马虎虎,就会使服药者陷入一种死沉的,有时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昏睡,因此他们必须时刻注意。亚瑟坐直身体,抬头瞟了一眼黑板上的操作说明,开始自信认真的往自己的坩埚里加配料。

离教授规定给他们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但亚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药剂。他把药剂装进瓶子,倒空坩埚,抬头看向教室。

现在地下教室里弥漫着各种颜色的蒸汽。每个人的坩埚都非常奇异:冒着黑灰色气体的,喷火花的,甚至还有发着一股死鱼烂虾气味的像水泥一样硬邦邦的。似乎谁的药剂也没有像亚瑟的那样,冒出一股淡淡的,微微闪烁的银白色蒸汽。而操作指南上说的完美状态就是这样的。

他转头看向坐在后面的阿尔弗雷德。好吧,尽管他知道阿尔绝不可能配制出什么能给人喝的东西,但这次他配制的药剂真是比亚瑟想象的还要糟糕一万倍——阿尔弗的药剂是绿色的,是那种带些荧光的绿,看起来像什么生化武器一样冒着浅红色的蒸汽。他正满头大汗的搅拌着锅里黏糊糊的果冻样的一坨勉强可以称作是药剂——不,这是生化武器。——的东西。

亚瑟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走上讲台把自己的药剂放在教授的桌子上,后者略带骄傲和赞许的看了他一眼。

阿尔弗雷德焦急的四处乱看,想找到什么不让自己这次作业得零分的方法,不过显然这是找不到的。他只能丧气的躺在椅子上,抬头望着教室里五颜六色的蒸汽。

“阿尔弗雷德?”亚瑟压低声音叫他。

他看向亚瑟,那种颓废般的表情让亚瑟想起了他的猫头鹰在夏天时热的快要晒化了的绝望。

金毛猫头鹰。

亚瑟咬了咬牙,把手里攥着的圆肚短颈玻璃瓶塞进阿尔弗手里。这个瓶子被他握了太长时间,甚至长到连手心都出了一层汗。阿尔弗雷德接过这个汗湿的瓶子,不明就里地扫了一眼瓶子,顿时像是看到了什么珍宝一样激动,几乎把坩埚打翻。

是四分之三瓶完美的缓和剂,银白色的,闪着珍珠一样的光。

“你把自己的药剂加一点在里面把它灌满,”亚瑟带着笑意说,“教授就看不出来这是我帮你做的了。”

阿尔弗雷德的激动心情简直溢于言表。他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拔开瓶塞,用勺子兑了一些自己的药剂进去,直到把瓶子灌满。他认真的晃了晃瓶子,药剂这时变成了一种浅灰色。虽然这并不时间他的真实水平,但至少这里面还有四分之一自己的药剂,阿尔弗雷德安慰般的想。只是可惜了亚瑟给他的那些如此完美的药剂,现在它们已经成了灰色。但至少比他什么都不加,直接拿着亚瑟做出来的,像教科书一样标准的药剂交给教授要强。他无比相信他们明察秋毫的老教授——不,只要和阿尔弗雷德待过一个月,你就会笃定的说这种无比标准的药剂绝对不是出自阿尔弗雷德的手笔。

梅林啊,对比阿尔弗平时的药剂,这瓶即使已经被污染成灰色的药剂也算的上是这么多年来,也许以后都无法超越的最高水平。

不管怎样,至少他不会被亲爱的教授关禁闭了,阿尔弗雷德感觉无比轻松。

等到他们吃饭之后,亚瑟站起身想走向斯莱特林休息室,阿尔弗雷德拉住了他。

“亚瑟,”阿尔弗雷德诚恳的说:“亚蒂你的药剂也太棒了吧!我一直都配制不出这么好的药剂!”

亚瑟愣了一下,然后黑着脸回答:“你有没有好好看操作指南?”

阿尔弗雷德委屈的往嘴里倒了一口南瓜汁,“当然有啊!我可是很认真的在……”他心虚的笑笑,然后小声嘟囔着:“我只不过是没好好看第一条和第三条而已,说明上是顺时针,我搅成逆时针了。还有我好像忘记加嚏根草糖浆和月长石粉了。”

好吧,看来我们亲爱的阿尔弗雷德根本不适合学习魔药学——或者说他可能根本不识字。

“今天的论文写了吗?”

“没——”阿尔弗雷德垂头丧气的回答。

TBC.

☆感谢每一个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