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鸽子干

我好讨厌开学,爆炸

[米英]……no name

*突然的脑洞,我太傻了
*各位可以帮帮可怜的dd加个题目

  七八月的天气总令人湿热难耐,而此时在沙漠里这个特点被千百倍的放大了。太阳残酷的直射在每个人头上,从头发到头皮都在发烫。这时琼斯近乎疯狂的希望附近能有一片树林,但这小小的希望与无际的沙漠带给人的绝望相比,几乎一秒就被吞没的无影无踪。脑子里的每根神经都被太阳烤的烂熟而脆弱,他也不能确定它是不是下一秒就要“嘣”的一声断裂开来,连带着脑子里被烤到滚烫的脑浆一起流出,在地上就像煎锅里的黄油那样滋滋发响,最后化的什么也不剩。
  琼斯暴躁的狠踩了一脚油门,但事实证明车速提起来后也不会有凉风钻进车窗,气温还是居高不下。尽管柯克兰就坐在他旁边,脖子上的汗珠清晰可见,不断地流进已经湿透的衬衫里,他也没什么心思去看了。
  “该/*死的,欠/*/*/操//的/混/*蛋/天气。”他抱怨着,空出的另一只手敲打着方向盘。邮箱里的油现在已经不多了,琼斯突然有一种汽油被太阳晒干的错觉。他脱掉体恤扔回后座,仿佛刚从大雨里跑回家。
  前面是一座高耸的沙坡,光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担心轮胎会不会被这40℃的沙子烫的爆裂,气流把他们掀翻,两人在沙漠的空中飞舞。琼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真的要冲上去吗?”
  柯克兰鄙夷的看他,“害怕了,琼斯宝宝?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
  “才没有。”琼斯吃瘪般回答。随即他以点球大战最后一球般的毅然决然踩下油门。
  路虎车轰鸣着冲上高坡,琼斯暗暗松了一口气,但随后发生的事情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放松的太早了。脆弱松软的沙子并不足以支持两个人外加一辆路虎车的重量,显然这辆车的刹车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失灵——他们直接从十几米高的沙坡上滚了下来——车门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开,琼斯隐隐觉得安全气囊应该弹出来了——他直接从开启的车门里飞了出去。
 

痛。这是琼斯醒来后唯一的感受。他正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趴在地上,不知道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断了,肋骨闷闷的疼。他本来想站起来,但试了几次力气都不够,就放弃了。
  “亚瑟?”

  琼斯转过头,正看见柯克兰跛着一条腿从那辆翻倒的车里爬出来,躺倒在他旁边。
  “太爽了。”亚瑟感叹道,把手臂枕在头下,受伤的一条腿颤抖着,看起来从沙坡上俯冲下来的快感大于疼痛。琼斯没说话,抬头看向天空。他第一次发现太阳光原来是多么荒谬怪诞的一种东西,而它严酷地照在每一粒沙上,真实的沙粒上投下虚幻的光影。这两个亡命徒在沙漠上寻死,只为追求一瞬的快感,这太有趣了。
  “是很爽。”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感受,只是发出声音,他短掉的肋骨就火烧般的疼。

  “柯克兰,”琼斯喘着气说,觉得自己的声音此刻像一头刚犁过几百亩田地的牛。“我没被你整死,真是太走运了。”
   “但是人终有一天会死,不是么,”柯克兰嘲讽的说,“所以我们会抓紧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玩命?”阿尔弗雷德本来想用更加嘲讽的笑回击他,但肋骨的疼痛让他只能发出一截一截断断续续的气音。




  现在我要去做我一直想做的事了。劫后余生的喜悦冲击着我,于是我吻了他。
  我转头看向他,“这是我做过最疯狂的事。”
  “你现在做的也许更疯狂。”亚瑟不满地回答。

  “下次我一定不跟你来送死。”我嘟囔着说,“我不想再体验一次差点失去你的感觉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