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鸽子干

我好讨厌开学,爆炸

[aph/米英]一茶勺的快乐

*偶然想写这样的米,但结果不是很满意,可能会删

美国看向大海。

天是黑的,沉默而死寂般的深沉。低头向下看,海里比天空更黑,只有靠近岸边的水面上闪着岸上城市的微光。城市发出的光亮的不可思议,哪怕仅仅是路灯的光也无比醒目,宛如海边的灯塔。他回头看去,却只能看见一片死寂的黑暗,天与海面相接不留一点痕迹。这样的黑暗让美国想起了手机屏幕,甚至想起了二战时同样黑魆魆的天空。

他,美利坚合众国也同样是在海的拥抱下出生以致长大,国土三面环海,另一面紧贴着他的兄弟加拿大。人们总是将美国和加拿大并称为北美双子,说起来加拿大该是他的兄弟,乖巧懂事,却在某些时候有着令人惊讶的锋芒,也只有在这时才能看出他和美国唯一的相像之处。但每当美国在残酷的现实中辗转反侧,国民的无数意志在脑海中不断回响,各种情绪的洪流尽数向他涌来,填满美利坚这个年轻国家的身体时;每当墙上的钟晃动着发出脆响,垃圾桶里填满空的可乐罐和零食包装,所有衣物搅在一起胡乱摊在地毯上时,美国便会想起他。那个声音给幼时的他带来了快乐,温暖甚至别的什么更肉麻的东西,美国不想再用更多词描述,但至少这是无需质疑的。但美国同时又不得不承认,英国本人,包括他的声音以及所有关于大不列颠的一切所带给他的,大部分时间痛苦都大于欢乐。说实在这并没有错,紧绷的外交下“特殊关系”的搞笑措辞,真是去他妈的,美国从来对这样藕断丝连的破关系嗤之以鼻——

但他不介意用一个更加合适的词来形容他们,比如说,爱情。

涨潮了。

说实在的,这种国家之间纠缠着的,若即若离的感情或许更紧密而热切。美国不会反对人民喜欢把美英两国相提并论,虽有不甘但只能接受自己身上许许多多的东西都和英国非常接近,比如文化,语言,甚至小到诗歌,最初的根源都直指大西洋对面多雨的岛国。

海浪冲上沙滩,同时把许多贝壳卷上岸边。如果走进细看,就会发现许多边角圆润的石头,甚至还有各种颜色的玻璃残渣,许多只有米粒大小,早已被海水循环往复的冲刷打磨光滑——但现在看不到这些,漆黑的海水已经扑上岸边,到处都是浑浊的黑,什么也看不清。但美国知道明早礁石上会吸满贝壳,柔软的沙子里嵌着海螺和圆滑的石头。

这一茶勺的快乐比起痛苦来说或许不算什么,美利坚想,但也足够了。

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

热度(21)